衡水老白干

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衡水老白干靠什么捧得国际大奖

衡水老白干靠什么捧得国际大奖 我们采访了老白干酒厂的五个普通人

 

世人皆知饮酒乐,哪知酿酒难。一杯好酒是匠人和自然的孕育,背后凝聚着无数酿酒匠人的心血。而衡水老白干的酿酒人,就是这样一群人。他们严守每道工序,一丝不苟。提到酿酒,这不仅是他们的一份工作,更是一份对传统酿酒技艺的执著和作为匠人的信仰。

2018年8月,衡水老白干1915及另一款产品获得了被誉为烈酒界“奥斯卡”的2018年世界烈酒大赛(2018 Global Spirit Awards)最高奖——双金奖,而衡水老白干1915这款产品更是获得了海外评委的一致认可,荣获“全场最佳”赞誉。这一国际荣誉,无疑是对衡水老白干的酿酒师们最大的赞誉。

衡水老白干到底有何魅力获得了国际的高度认可?为此,我们采访了衡水老白干酒厂的五个普通人,从他们身上我们找到了背后的秘诀。

 

王守峰(化名)22岁 普通工人

初次碰面,22岁的王守峰的脸上有一种见到陌生人的青涩和僵硬,他拿起一个干净的不锈钢盘,装了一盘发酵好的酒醅(未过滤和蒸馏的粮食发酵物)给我们,在我们一致赞叹“好香”、“闻到就快醉了”之后,紧绷的脸才放松下来,露出由衷的笑容。

衡水老白干这个品牌在衡水地区有着极强的影响力,从王守峰的父辈开始,进入衡水老白干酒厂就是一件需要挤破头争抢的事情,到了他们这一代,虽然竞争不像过去激烈,但依然有不少人想尽一切办法进入衡水老白干酒厂,因为在衡水老白干工作不仅意味着颇为丰厚的收入和保障,更意味着社会地位的提高。

“我结婚去贷款买房子,还怕银行不批,银行的人问我在哪上班?我说酒厂。银行的人说没问题,贷款很快就下来了。”衡水老白干在衡水当地卓越的声誉令王守峰这样的青年工人由衷的感到自豪,而他们也愿意为衡水老白干尽自己的一份力。“出去吃饭,别人喝的都是我们酿的酒,看到心里就舒服极了。”

这样的自豪感让王守峰这样的青年工人对品质有着苛刻的追求。当我们准备离开时,想顺手掀开席子覆盖的地缸一探究竟,被王守峰厉声叫停了:“别动别动,不能揭,进了杂菌发酵出问题怎么办?”

 

杜志学  白酒工匠大师

2017年819日,杜志学和衡水老白干其余9名酿酒工人一起,被中清酒业酿造技艺发展中心理事会评为首届“白酒工匠大师”,但是他却坚决不承认自己是大师。

“我就是个工人,只是工作的年头长点,可能态度认真点”,杜志学说。在他看来,自己的工作非常普通,却值得自己付出:“制酒工作虽然平凡和辛苦,但我觉得坦荡和甜蜜,干一辈子制酒我认为值!”





杜志学身上有一种别人难以企及的钻研精神。刚入厂时为了学好装甑(白酒蒸馏之前将酒醅装入蒸馏器的工序),杜志学“偷偷”自己练,有时干完了自己的活还帮其他班组干活,只为能多练一会儿装甑。凭着25年不怕苦、不怕累、不服输的钻劲,他一点点从普通工人做到副班长再做到了班长,练就了高超的酿酒技术,终获“白酒工匠大师”荣誉。

虽然成了大师,杜志学对于酿酒依然一丝不苟。“去年老杜跟我一起去外地做老白干的现场酿酒活动,现场蒸酒,观众反馈也很好。每天活动结束后,我都会找两个人把蒸酒的设备擦一遍,擦干净后,老杜自己还要带着盆和毛巾把设备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再擦一遍。”衡水老白干一位市场部的工作人员说:“只要提到酿酒,他就这么拧,眼里就容不下一点不好,他们对于酒品质的执着和荣誉感是我们没法想象的。”

 

赵学义(化名)31岁  销售人员

刚开始做衡水老白干销售的时候,赵学义当时的领导就曾给赵学义看过一张照片:一辆三轮农用车,车上装了30多箱衡水老白干。

“那是天津的一个老爷子,每天一瓶衡水老白干,一年365瓶,喝了几十年老白干了,所以每到年初,他都来买一车酒,前几年是开着农用三轮来,现在是找人开着小货车来。”这张照片以及这张照片背后的故事构成了赵学义对于衡水老白干认识的一部分:原来对于一些人来说,衡水老白干是贯穿了一生的生命组成部分,老白干人身上寄托着他们的信任。

“我们衡水老白干这个品牌在河北传承上千年,靠的是什么?我们这个品牌是老百姓喝出来的品牌,只有老百姓认可,我们这个品牌才能长久的活下去。”赵学义说。

在河北这块土地上,衡水老白干代表了太多东西,很多经销商跟他打招呼的方式是:“从我们老爷子或者老爷子的老爷子那辈就开始跟衡水老白干打交道了”。这让他愈发感到责任深重:“我们不能对不起喝衡水老白干的人。”

 

白光辉主任 国家级白酒评委、高级工程师、衡水老白干制酒车间主任

当我们见到白主任时,白主任正急着赶去参加一个试验,试验的目的是为了找出现场酿酒蒸馏环节中,哪个时间段出的酒口感最好。“现场蒸酒,温度、湿度、现场环境都和我们工厂不同,以现场的条件,什么时候出酒好酿酒工人是心里有数的,但是到底什么时候最好,是需要试验来精确测定的,我们要确保现场观众喝到的是最好的酒。”

作为老白干酿造工艺的传承人,白主任掌握着每年酿酒师傅们竞技考核的“生杀大权”,其考核的严格程度让我们这些旁观者倒吸一口凉气:“拿装甑来说,我们每年考核几项:第一是时间,要求2530分钟装完,不够25分钟或超过30分钟都要扣分。二是亮气,一个好的师傅装甑过程中看到酒醅冒气,马上就得盖上,冒气一次扣分一次。第三是出酒时间,要求20分钟必须流下酒来,每超一秒扣一分。第四就是出酒过程中对于酒精度的把握,我们叫看花掐酒,根据酒花判断度数,比如我要你掐个67度的酒,如果66分就得扣20分。”

匆匆说完,白主任就告辞奔赴试验现场,对于白主任来说,让消费者喝到最好的酒才是最重要的。

 

李泽霞 国家首席白酒品酒师 衡水老白干酿酒集团科研所所长

有人曾问过李泽霞,退休后想干什么?李泽霞的回答令人称奇:“退休后我想吃蒜。”

对于品酒师这个职业而言,身上的一丁点异味会给工作带来困扰,因为作为品酒师,不能喷香水,用香味过浓的化妆品,当然也包括吃蒜。对于一个面食爱好者而言,面条里的那一点蒜简直可以点亮生命,而李泽霞为了品酒师的工作舍弃了自己的口腹之欲与女性爱美的本能。

 

不过正是这样的舍弃,让李泽霞仅凭一张嘴就从危机的边缘拯救了衡水老白干。在白酒行业塑化剂危机出现前几年,李泽霞就喝到白酒中有一点异味:“给我们的酒样中有股胶皮管的味,我们向领导反映,后来决定把厂区的塑胶管子都换成不锈钢的,胶皮管味也就没了,不久后塑化剂危机爆发,我们才发现白酒中溶解了塑胶管道中的塑化剂,这种物质国标中没有,白酒企业也不检测,但是对人伤害很大,后来我们把有问题的白酒都销毁了,河北省质监局多次在市场上抽查,从来没发现老白干有塑化剂问题。”

现在李泽霞着力于科研攻关与培育新人,对于职业生涯都在衡水老白干度过的她来说,衡水老白干是她的一生之酒,是一生精力与责任的投注,她也期待着老白干越来越好。

 

对于酒厂中的这些普通或不普通的人而言,衡水老白干这个在衡水大地上浸润千年的品牌,早已和他们的生命结合在了一起,而他们对于品质与匠心的坚守也正是将衡水老白干传承千年的秘密,他们与一代代衡水老白干酿酒人一样,推动衡水老白干从千年前走到今天,从1915的巴拿马万国博览会走到2018世界烈酒大赛,从河北衡水走向世界。 


发布时间:2019-01-03 访问量:48
  

Copyright © www.hengshuilaobaigan.net